金融新闻

小说:揭开谜底,比想象中的更有趣一顿饭,果然来之不易_情感频

“让我出血?没门。我还会想法让他心甘情愿地掏钱。”云龙的表情显得很深沉。

一提这事儿,云龙面露得意之色,说道:“你让他请你吃饭,比割他自己肉还难受。我是用了个小手段。”

吃到中途,周达去厕所方便,高志这才问请客是什么回事儿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周达这次在J市请假几天,是回来看他爷爷奶奶的。才回来一天,到市场买菜,正巧云龙也从补习班下楼购物,二人遇上了。

云龙则不然,平时能喝四五瓶,今日真不客气,足足喝掉十瓶。他还想喝,周达打死都不让服务员再上酒了。

周达犹豫起来。凡是涉及到钱的问题,他向来慎重。

二人相对又笑了,笑得无比开心。等周达推门进来时,二人已经变得严肃起来。其实是强忍着的,要不是听到他的脚步声,这笑声不知要持续多久呢。

看着云龙脚下的那堆空瓶子,周达心疼得暗暗咬牙。

正当拿不定主意时,云龙拿话激他,说你输不起就算了,他不和懦夫下棋,只和勇士下棋。和懦夫下棋,那是浪费生命;和勇士下棋,那才是让生命发出灿烂的光芒。

云龙忍着大笑,低声说:“我有个表弟,他是专业棋手,曾是全县象棋冠军呢。我向他学习过一个月多,不比他差多少。虽说有段时间不下了,下周达还是跟玩似的。我们下一盘,他输了。他就说三局两胜的。再输了,他又说五局三胜的。直到七局四胜,他又输了,就再也没话说。”

云龙笑道:“我不过是让他对咱们的经济损失进行一点补偿,也算是对家乡货币流通做点贡献。”

这话不错,云龙是补数理化的,周达是小报记者,确实是文理科生的较量。

高志疑惑地说:“这个倒没听说。”

云龙想到他从来没请过客,就想让他出点“血”,邀他上楼打牌。

周达将信将疑地同意了。也是,他只知道云龙“斗地主”厉害,从来没听说对方还会下象棋,想必也没什么水平。

二人以往经常一起打牌,周达从来没赢过。用周达的话说,我一个文科生总是斗不过一个理科生。

“你多要了两样菜,他不会认帐的,非得叫你出‘血’不可。”

这回,周达吸引历史教训,决定不跟他打牌,要跟他下棋。可云龙不同意,说下棋可以,可我不会下围棋,要下,咱们就下象棋,谁都知道,我是个臭棋篓子。

云龙自得地说:“他掉进我的陷阱里了。他不知道,我下棋的水平,比我打牌水平强得多。”

二人对阵前,云龙提出,不能白下棋,不能象以往一样白玩,那没什么意思,咱们得下注。周达问下什么注,云龙建议,谁输了,晚上请吃饭店。

周达轻抚着跳动过于异常的心,捏了把汗,总算同意了。

老实说,这顿饭吃得不痛快。周达和云龙二人瞧着对方不顺眼,都想教训对方,便时不时地打嘴架。要不是多两样可口菜,这酒也会喝不下去,饭也吃不下去。

高志听直笑,说道:“你啊,还真能算计他。”

高志想到“酒后犯错”的教训,只喝掉两瓶,便不肯再喝。这使周达长出一口气。